郁葱|在世界的尽头

摘要: 在这世界的尽头,她正仰望着星空,回看这一生的故事。

10-12 17:24 首页 包头医学院




                 

   在

   世

   界

   的

   尽

   头



干枯的皮肤,瘦弱的骨架,苍白的头发,迟钝的思维无一不代表她即将走到这世界的尽头。2014年的夏天,那双有些跛脚的腿终是支撑不住这句身体,轰然倒地。她就是陪伴了我整整20年的奶奶。



两年时间,我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走向衰老的过程。最初,她还识得我是她最疼爱的孙女,她会叫嚷着要穿鞋出去走走,直到今年暑假,我再次看到她是,那双眼睛已空洞无神,好像只剩下一具躯壳,机械般的活着。我是害怕看到她的眼睛的,就像我害怕有一天她会悄无声息的进入那个“小房子”一样,可我又忍不住想去看上一眼,我想进入她的世界,看看那里的风景,究竟是凄凉还是欢愉。



她是可怜的。自小我便知道她并不招人喜欢,不知是因为她那副走起来有些变形的身体亦或那张永远停不下来的嘴,我有时会想,她可能早已知道有一天她的身体会僵硬、嗓子会沙哑,她要把一辈子的话都毫无保留的说出来,不留遗憾。我很害怕,那时不时流露出的不耐烦的表情真的会伤害到那个即将走到暮年的老人的心。时光不能倒流,岁月不能穿梭,那时种种也已经过去,可终究还是留下了遗憾,无法挽回。



她是可悲的。她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打我出生以来,只有父亲陪在她的身边,其他子女即使相隔不远也不曾来看过她,更不要说瘫痪在床的时候了,去年的寒冬,她的大儿子过来了,我只记得他说的一句话“这老太太活着就是我的负担”,我恨,为什么会有这种人,为什么我没有冲上去怒骂他,我唯一做了的也只是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她的可悲不仅是这些不孝的子女,更是她看遍了这世态的炎凉。



她又是幸运的。我认为她这一生做过最正确的事便是生下了我的父亲,瘫痪在床的日子,父亲终日守在床边,喂饭,翻身,所有他能做的都做了。何其幸运,我一直认为她有预补先知的能力,她将自己的处境计算的恰到好处,所以这一生也并未受到多少苦楚。在这世界的尽头,她正仰望着星空,回看这一生的故事。



(注:如今她已经95岁,身体还好,只是终日瘫痪在床)


本作品属大学生记者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 | 

郝姝秀/大学生记者站宣传部

排      版 |

刘丹/记者站新传媒

责任审核 |

杨文静/记者站新传媒

责任编辑 |

冯浩 /大学生记者站


首页 - 包头医学院 的更多文章: